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礼物

2


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做什么都由我自己决定。这样鼓励自己,就轻易地脱开了责任,自五月十二日过后没有回去原本的家。只是妹妹还在那里。她肯定是等了我几天,然后以最方便的方式独自活下去了吧。




父亲不在物质上为难我们,我也有自立的能力。于是我搬了出来。




“我希望你们可以快快乐乐地,尽可能随心所欲地活着。”父亲这么对我说过,但是让所有的人都随心所欲,这是不可能的。继而,我成为了牺牲品。




我进入妹妹的房间,她的书架上挤满了花花绿绿的漫画书,密密麻麻,再不移开目光我就要吐出来了。我往前一步,拖鞋在纸巾中划出一条道来,见到木地板本来的样子。


这时候她抬头看我,目光从杂乱的刘海里升起,像幽灵一样,半张脸映着电脑的光。




越是平静, 我好像看见越狰狞的样子。但是我还能够笑出来,尽可能摆出温柔的姿态。




她偷走了我的戒指。做出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轻而易举,我也不是太惊讶。我不清楚她的动机,大概只是想试探我的反应,或者是一个恶作剧。我直到离开都没有和她提及这件事情。




这是我给她最后的礼物,希望她能知道自己是被宽容和爱着的。但我真的无法代替母亲给她怎样伟大的爱。




看吧,那么不走运 ,我是那个牺牲品。




“水我帮你烧好了哦。”


没有回答。我在玄关前做无谓的打理,其实只是还想再见她最后一眼。


“那我走啦。”


因为我不打算再回来了。




她的房间开了一点门缝,还是那样的,幽灵一样的目光。


用尽最后的力气转身离开。我真的已经,撑不下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