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夜行

-




撩开拖到地上的床单,和猫闪着光的金色瞳孔正对上。




手掌压在板面贴的黑砂纸上,昨夜留下的灰尘都附到指尖上。猫平常用的表情,可以用惊愕来形容吗?思维慢上半拍,斟酌着前几秒视网膜传达来的消息。




远远看见了窗外昏黄的光。最后一道门缝合上前柔软的风漫溢出来,因为铁锈摇摇欲坠的漆皮张合翕动着,想要向难得停留在这里的人传达什么。但是那实在太隐晦,也许悲伤被它所珍藏,在犹豫迷茫中发酵,同时不断腐蚀自己。正因为入了梦,才得以无意识地传达着加工过的感情。




树影黝黑黝黑的,摇晃又重叠。看不见水塘或者井盖。脚下偶尔传来金属片和树叶被碾过弹开的声音。风有点大,比起在门口见到的更加清朗。似乎总算见到了行人,热切地牵我往它所想去的地方。




“对不起啊,不想陪你。”或许是习惯了被拒绝。它默不作声地慢下来,离开了。于是我又变成一个人在路上,眼睫毛承着将要变亮的天色,将蒸腾的黑暗抚平。




远远地看见了招牌发出朦胧的的光线,石桥遮挡住它,轮廓显得尤其明显。




会变好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