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未央

正在忘掉大段大段的事情,令人羡慕的也好,令人痛苦的也好,因为成为过去,就正将要消失。似乎都变成了值得怀念的东西。




从前认为是遗忘了当时的苦楚,于是过去就比当下更加幸福了。实际上总是无法畅快地开怀大笑迎接幸福的人,他们真正的幸福都是活在回忆里的。这时被欺骗的感觉愈发深刻起来,想调头重新思考一遍,又看到脚上的枷锁,无奈地笑了。




这不是手中持有什么,周围有怎样的人就能改变的。它顺着基因遗传下来,在模棱两可的位置上给予人希望,又叫人不住摔进泥潭里。最终被发现其实是一个定值,轻飘飘的,与人开了一个青春期的玩笑。没有补偿,但又不得不去原谅。






还不够现实且内敛的时候疯狂地渴望自由,再后面经过文化潮流的冲刷变得不再想提及了。在车站拍下远处电线上停的鸟,路过的水泥路上有不知道是谁用粉笔写的遗书,这类古早就见到的景物云云,因为被印进相机变成可以回忆的东西,一一都丧失了自由,无法来去自如,转而变成可以用来温习的幸福。






不感到痛苦的日子,时间好像就不存在了一样,想不起来关于它的什么值得记忆的东西。也许我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只是转化效率低下,所以迟钝地察觉不了吧。有段时间把一生能得到的幸福和痛苦比喻作上坡下坡,被否定过后立刻自嘲着丢弃了这个看法。






想象里作为自己朋友的人已经因为没办法满足自己辞退了,它为了我的需求而千变万化,排遣寂寞或是作为进一步改变名义上的理由。我怀抱着歉意对她,几乎忘掉了我们是同一个人这件事,尴尬又好笑。称“理性都归自己所属了。”不断作出改变,实际上该变成什么样本就没有正确答案,驱使自己总在改变的仅仅是逃避的欲望和厌恶罢了。




诸如此类,我遗弃了不少的东西,但又没有找到作为交换我得到了什么,是我没有发觉,还是央时过后走向消亡的路上就只剩下不断丢弃直至清零呢?


我也想总活在未央处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