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理性

02


每当见到美好的事物,感动到仿佛就要落下泪来。回忆时添油加醋的成分有多少呢,在电影院见到动画画面里被高台遮掉一半的暮空时,这样的成分已经完全被否定了。埋在独角兽柔软的绒毛里,因为很久的相处气味都变得令人依赖了。




大概再以前的自己还要麻木不少。对烂橙色夕阳厌恶不已的日子,已经消失很久了。很多时候想不明白,似乎初生的我才更加的丑恶。




我这么糟糕,是没办法单独地存活在世上的。经历了什么过后,这样的结论倏忽浮上水面。在这之前还不是很服气罢了。是被赋予精神之后稍微有一些的得意,很快又沉降下去。对高升的太阳叹着气,埋下头去听周围人的声音。




看到了帅气的女孩子和体态纤长的女孩子,一个蓄着中长的头发,柔软地,随着走动向上微微掀动。踩在脚下的影子以外的地面亮得晃眼。一瞬间好像陷入地面回到去年,我在变得敏感吗,又好像其实是变麻木了?




忽视了一些东西,星星闪闪的丑恶情绪,认真起来冲得鼻腔发酸。差点让人溺死在里面。变回到了思考意义的时期。




我并没有成长,只是忽略了很多东西。以此开辟路径更加堕落一分罢了。也如同“活着的意义”这样的问题一样,心里隐约有了确信的答案,却没办法停下纠缠。放下的唯一办法就是遗忘。




就像现在的我。清楚了 未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在等我,还是没办法停下脚步。




我尝试挣脱时间,不知道是在和什么赌气,又为了什么难过。清楚地记得那是留有暖意的十月,批着不透气的校服外套在二十六层的楼顶上,漆黑的栏杆压着胸腔,向下看是自己脏兮兮的板鞋鞋尖和灰色的城市。




痛苦流涕的大家,谁都没有真正站到这里来。想着,好孤独啊。在地面积蓄的温暖被风一点点带走,看见灰蒙蒙的云,情绪都被牵走了。




从这里回去的话,就好好活吧。




终于回忆起来对自己所做的决定。被忘掉啦,这样一个交易。于是我又背上一份欠款。摸爬滚打地前进了。




“没有办法变好的话,忽略和欺骗是更简单的方法。”我冷眼看着她。




她自称理性。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