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走种着参天梧桐树的社区后门上学了。在我还算温顺的日子,也许那时过的还不错,虽然记忆已经缺失的不成样子,没有特别美好又令人铭记的事情发生,不得不承认情绪没有波动才是最最让人幸福的。


1

懦弱和清高还没有褪去的时候我总在和自己说话,这没有让我得到什么,即便和自己吵一整天架也不会难过或者生气,当然也没有得到真正的交流,交换任何的信息。比起每天重复交谈的内容,倒是对于在车站站牌下学姐投来的异样的目光记忆更加深刻。


我也试着想牵牵她的手,但是触感实在是太难一直保持着想象了,我试着想象她的容貌,感觉这更难了。她没办法作为“我的朋友”存在着。她没有手脚,没有面容,仅仅和我共享同一个大脑罢了,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或许她真的存在,只是缺少了一些器官罢了。


在我放弃掉某些东西的时候,她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2

有些记忆竟然和上学交通方式改变的时段牵连起来了。

第一年一直在坐公交,情感还很鲜活踊跃。最初对马路转弯上桥突然显露的刺眼朝阳感到悲哀,似乎在文章里还有所记录。大拇指甲被咬得总是长不长。一遇到昏暗的雨天和拥挤的车厢,余光瞟着车厢里摇摇晃晃的乘客,胸腹间盛满了厌恶,再一个刹车就要满口吐出来似的。


之后打了一段时间的的,那时好像在玩名朋,总是单机,不清楚为什么能够坚持那么久,大概是空虚过头了。写着交换日记,朝花朵吐口水,漂游于云层之上。一边沉入深海一边收拢起砂石。因为正直的东西和充实的灵魂几乎弃我而去了,信纸和信封怎么也不够用,望着垃圾桶里蓝蓝白白的碎纸片,视如珍宝地将零散工具收入袋子里。



绝对地希望自己坚守信用,却连对自己定的约定都忘掉了。心里嘲讽:“总归是越活越糟。”嘴上却总喜欢说,一切都会变好的。好像还能装作深信不疑的样子拿这句话去安慰别人。


于是这第二年在放纵和颓废里,装作仍然在前进,取情感而代之的是思考。迷迷糊糊确定了最重要的东西。漠视理智投来的怜悯目光。


3

第三年我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在幸福和自由两个人生追求中变得更加偏向幸福。


尽管思考者怎样不得了的事情,最后我还是只会成为一个平凡人罢了。像“看着高升的太阳叹着气,低下头听周围人的声音。”曾经写的那样。也许我其实很早就开始默默接受了,在最初见到朝阳心生悲哀时,或者更早。


不知道在教室感觉到对其余人的无奈和蔑视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也许最终大家都逐渐成熟起来,而我转而选择试着去做一个永远幼稚并且开心的孩子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