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理性

01




不道而别之类的,是什么感觉?她拉开凳子坐下来,十分没有耐心地扯开饼干的包装袋。




我是一一。至于姓氏,已经被她忘掉了。我存在于她的臆想里,也拥有自己的意识,作为一个第三人称的视角至今存活了三年。




——我亲眼看着她一步步变得堕落,一次又一次地放宽底线。不告而别这种仿佛余裕满满的事情,对于总是苟延残喘的她来说有点勉强。




再迟钝一些吧,再愚笨一些吧。我为她祈祷着,她仍然所秉持的目标也许也是我为她定下的。




大方一点,开朗一点,幼稚一点。




因为我是清醒并且客观的。摆着嫌弃周围环境和人的嘴脸,很难看。所以我亲吻她的脸颊,从内袋里摸走了她的自尊。




这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但得到经常需要付出代价。她理解我,并原谅了我,笑的有点纠结。




改变有时候不是坏事。我安慰她说。




每次结业式过后都是我陪她守到教室里只有一个人,她很高兴,也许向谁炫耀着 今年又是我最后一个离开。然后拍了很多破教室的照片。我又突然希望她能保持这样子,一直天真并且热情地。倏忽间分不清她到底想要成为怎样的人,又或许她很早就被我影响了。




第二年时她陷入绿色的泥潭,我在云朵的出发点休憩,那里有很多我的朋友。我见过同僚所守护的很多人都是这样,一旦互相分离,很快就显现出端倪,就要退化成原始的模样。




她拉着我的手臂向我撒娇,希望我隐瞒这样的事情。然后我答应了。




不摆架子也是可以的哦。因为没有体重,我可以随意地吊在电风扇上。她扔下桌肚里偷玩的手机,转过头来看我。




希望你能更轻松一点呀。我落至地面,手搭在她肩上,亲吻她的耳垂。这个还给你一些吧,我拿出稍微有点失去光彩的自尊,分出一些给她。




又在跷二郎腿了,算了,你高兴就好吧。




今天的话够多的呀。




也许我们早就成为一个整体了。但我还可以回答你最后的一个问题。既然要做的话,就从我开始吧。会变成海水也说不定。












我是理性的化身。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