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我的每天几乎都是一样的。在一样的黑暗里醒来,在同一片晨辉里入睡。书桌上的摆设生了根,也没有动过。上一回去学校是多少个月之前的事情,早都不记得了。拮据的生活漫无边际,每日的三餐只有挑一顿来吃的资格。从手背上能更清楚地抚到骨头了。

最初是为什么不去上课的,付不起路费吗?苦笑对我来说太费劲了,干脆不嘲讽下去。

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六点出头,捏着公交车扶手时看见车窗外一盏一盏被甩出视界的昏黄夜灯时再也受不了了,以为底线的线倏地被超过承受范围的重物压断。无论是自欺欺人般的自我安慰,还是心中所剩无几的希望,哪一样都再没办法再拖制我走下去了。

于是由此开始驻扎在原地。这般的无药可救,明明手心早里已不再留有什么,却连洒脱也做不到。

每当这么想,对自己的厌恶之感又描上淡淡的一层。睡一觉又是什么都忘了,木讷地,以一天为单位活着。

我不曾见过惊艳的美景,也没有任何信仰的东西,支撑我存在这世上的,反而恰好是懦弱和麻木。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