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资料背景峨眉山
所用照片出处自己
文件夹从来都是按时间分的


仰面躺在床上,黑暗让人看不清任何东西,房间的棱角化作模糊的线,若隐若现。待机的电脑以十分低的频率闪着光,暗淡的光线从右边一块的天花板刷到左边,一点点渗进黑里。

没有秒针的闹钟,齿轮照旧每秒发出声响,心里反而感觉空荡荡的,像水滴坠入湖里,面上泛出一圈涟漪,却不发出任何声音。

半边的脑袋隐隐作痛,其实已经很想睡了。昨天在十二点的时候就结束,但我一向把入睡前都归为今天。

今天仍旧过的不热闹,和以前的每个暑假一样。总有在笔记本面前坐上一天的日子,郁结的心绪一点点沉淀下去,逐渐变得连思考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了。

只要没有大动作似乎就能一直这样撑下去似的。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以免踢到在地上堆放的碳酸饮料瓶。左手的小拇指还是没办法完全伸直,保持这个状态大概有一周了。思量着明天去看看医生,才想起来医保卡早都找不到了。

头痛的感觉愈发加重,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痛苦到睡不着之前先睡。很不幸的,楼上的邻居又在吵架,这回偏偏格外严重的样子。嘶骂声停下过一回,随即是狂风暴雨般的,有人开始摔东西。

明明管好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么想着缩到被子里去,好像这样就会安全了一样。

“时间停止”又念一遍试过无数次的咒语,根本不用去确认闹钟指针的声音,再试千回也是徒劳。对自己的无力不叹谓什么,毕竟早已不能更习惯了。想要坚持的道理,想要实现的理想,因为习惯于无力实现,通通推进白日梦里去了。

“宽恕我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