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训

摄影/板绘
所用照片出处都是自己
多多指教

我的每天几乎都是一样的。在一样的黑暗里醒来,在同一片晨辉里入睡。书桌上的摆设生了根,也没有动过。上一回去学校是多少个月之前的事情,早都不记得了。拮据的生活漫无边际,每日的三餐只有挑一顿来吃的资格。从手背上能更清楚地抚到骨头了。

最初是为什么不去上课的,付不起路费吗?苦笑对我来说太费劲了,干脆不嘲讽下去。

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六点出头,捏着公交车扶手时看见车窗外一盏一盏被甩出视界的昏黄夜灯时再也受不了了,以为底线的线倏地被超过承受范围的重物压断。无论是自欺欺人般的自我安慰,还是心中所剩无几的希望,哪一样都再没办法再拖制我走下去了。

于是由此开始驻扎在原地。这般的无药可救,明明手心早里已不再留有什么,却连洒脱也做不到。

每当这么想,对自己的厌恶之感又描上淡淡的一层。睡一觉又是什么都忘了,木讷地,以一天为单位活着。

我不曾见过惊艳的美景,也没有任何信仰的东西,支撑我存在这世上的,反而恰好是懦弱和麻木。

滤镜 我还是觉得Instagram的好看


仰面躺在床上,黑暗让人看不清任何东西,房间的棱角化作模糊的线,若隐若现。待机的电脑以十分低的频率闪着光,暗淡的光线从右边一块的天花板刷到左边,一点点渗进黑里。

没有秒针的闹钟,齿轮照旧每秒发出声响,心里反而感觉空荡荡的,声音像水滴坠入湖里,面上泛出一圈涟漪,却不发出任何声音。

半边的脑袋隐隐作痛,其实已经很想睡了。昨天在十二点的时候就结束,但我一向把入睡前都归为今天。

今天仍旧过的不热闹,和以前的每个暑假一样。总有在笔记本面前坐上一天的日子,郁结的心绪一点点沉淀下去,逐渐变得连思考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了。

只要没有大动作似乎就能一直这样撑下去似的。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以免踢到在地上堆放的碳酸饮料瓶。左手的小拇指还是没办法完全伸直,保持这个状态大概有一周了。思量着明天去看看医生,才想起来医保卡早都找不到了。

头痛的感觉愈发加重,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痛苦到睡不着之前先睡。很不幸的,楼上的邻居又在吵架,这回偏偏格外严重的样子。嘶骂声停下过一回,随即是狂风暴雨般的,有人开始摔东西。

明明管好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么想着缩到被子里去,好像这样就会安全了一样。

“时间停止”又念一遍试过无数次的咒语,根本不用去确认闹钟指针的声音,再试千回也是徒劳。对自己的无力不叹谓什么,毕竟早已不能更习惯了。想要坚持的道理,想要实现的理想,因为习惯于无力实现,通通推进白日梦里去了。

“宽恕我吧。”

我的ID 实际上是拼错了👋